• 王权帝婿(主角吴寒月李不凡) 王权帝婿在线阅读

    时间:2022-02-28 11:09:33作者:一剑封天来源:YGSC

    小说简介:最新一剑封天小说作品列表分享,这里是一剑封天小说作品大全,还有最新一剑封天小说作品以及吴寒月李不凡最新章节分享。电脑,你......你爸爸呢?男孩哀伤的垂下眼,叔叔,我爸爸他......早些年去当兵,为了保卫国家战死了。那...

    王权帝婿(主角吴寒月李不凡) 王权帝婿在线阅读

    第一十章 等你回来

    第一十章等你回来

    李不凡猛的从地上站起来,目光死死盯着那束不起眼的花朵。

    在那花束后面,还有一个泥巴手印,像是有个小朋友死死抱住过墓碑。

    一定是李相濡兄妹没错了!

    “一定是他们!”

    “寒月,谢谢!”

    李不凡甚至顾不上膝盖上肮脏的土壤,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保安室跑了过去。

    寒月墓碑上的泥巴都还没干,相濡那两孩子一定还没走远。

    保安一定会有他们的消息!

    “咚!”

    李不凡快速推开保安室的大门,焦急的看着正在喂狗的老大爷。

    “大爷,我看我妻子的墓碑有人送花,是不是有两个孩子来过,我在墓碑上看到小孩的手指印了。”

    “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老大爷见李不凡这着急的模样,心里一喜,李不凡这模样肯定是怕墓碑被人.搞了破坏,想要找到那两个孩子出气。

    他摸了摸身边的恶犬,“小兄弟,你还真猜准了,真有两个孩子来过。不过你不要急,我已经帮你教训过那两个野小子了。”

    “你是不知道,就当时那个场景,要不是我去的早,那两野小子指不定得干出什么事情来。像他们这种小叫花子,可都是饿急了的,指定得吃祭品。”

    看门的大爷喝了口茶,“小兄弟,你说这祭品是祭奠逝者的,被这么两个叫花子吃了,得对死人多不敬。”

    “是吗?”李不凡的语气瞬间阴沉了下去。

    “当然是。”老大爷丝毫没有感觉出李不凡的变化,依旧自得的喝着茶。

    “不过小兄弟你不用生气,我说过帮你教训了,那就指定让你泉下的妻子安心。别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可我养了条有用的狗啊。”

    “当时我追不上那两野小子,直接就把狗给松开了,你是不知道,我这狗可是在这一片凶出名了得,那一放出去直接就叼住了那野小子的腿,可活活给揪下了一块肉!”

    “嘿嘿。”老大爷笑了两声,低头指了指狗嘴上的血迹。

    “小兄弟,守护这片墓地不被侵扰是老头子我的职责,你要给我些奖赏什么的可没这必要,毕竟这都是老头子......”

    “奖励?”李不凡只感觉一股怒气直冲脑门,脚随着踹了出去。

    “砰!”

    狗猛的撞在墙壁上,没有两下就咽了气。

    “你什么意思,老子好心给你教训那两偷吃贡品的小叫花,你不给我......”

    看门的大爷见自己狗被欺负,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可不等他话说完,李不凡的手已经掐在了看门大爷的脖颈上。

    “你一口一个的叫花子,是我的儿女。”

    “他们,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李不凡将看门大爷压在桌上,目光已经阴冷到了极致,“本是想客客气气的问你他们的去向,现在,没那必要了。”

    “给你十秒,好好想想他们去哪了,多一秒,我废你一只手。”

    别看李不凡客客气气的一个人,甚至没有任何架子,但真正暴怒的他却连阎罗都需要让步。

    这个男人,真当得起杀神一词。

    “松开我,你知道这个墓地是谁出资的吗,我又是为谁干活的吗!”

    “我告诉你,是叶家!”

    “你要是敢动我,那就是打了叶家的脸面,叶家可是这江南的半边天。”

    看门大爷剧烈的挣扎着,李不凡看着手表,当秒钟走动十个刻度后,拳头直接和手臂来了个碰撞。

    “啊!”

    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整个墓地,李不凡再次看向手表。

    “十秒了,离下一个十秒还剩下八秒。”

    “你最好别再废话。”

    李不凡没有了多少耐心,每慢一秒钟,他就多一分找不到李相濡两兄妹的可能。

    “你......”

    看门大爷恐惧的看着李不凡,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我说。”

    他不敢再多废话了。

    “他们是从西侧那狗窝爬出去的,再往前就是一片森林,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去了哪里,只知道......”

    “啊!”

    惨叫声再起,他又被打折了一只手臂,随后便是双腿。

    剧烈的疼痛让他根本就忍受不了,惨叫后直接晕了过去。

    李不凡冷冷看着这张令人憎恶的脸,他实在想不到到底是怎样的心里才会放狗去咬两个还没成年的孩子。

    甚至以此为光荣。

    “是法治社会救了你!”

    李不凡深吸了一口气,拼死抵住杀人的冲动,大步流星朝着外面走去。

    走出保安室时,正好与赶来的吴寒琳撞了个正着。

    “我先去找相濡他们。”李不凡只是说了一声,便快步朝着外边走去。

    “我跟你去。”

    吴寒琳快步跟上,对于自己那侄儿和侄女,她也是打心底担忧。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那个狗洞,李不凡看着地上的血迹,眼睛下意识的眯成了一条缝。

    他再次动了杀人的想法。

    随着几个深呼吸,李不凡掏出手机将电话拨打了出去,他让薛柔调集人来墓地,他要展开地毯式搜索。

    可老天就像是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他看到了希望,又再次绝望。

    上千人的地毯式搜索,以墓地为中心,横跨整个森林,可却找不到两个孩子。

    清晨,吴家别墅,第一道阳光透过窗帘照入房间中。

    李不凡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梳妆台前,这个房间便是他以前和寒月住的卧室。

    李不凡看着镜子中胡子拉碴的自己,脸上皆是苦笑。

    “你可真没用。”

    李不凡摇了摇头,看向镜中只剩下失望。

    他叹了口气,手放在了一本笔记本上,当打开第一页时,他整个人便愣在了原地。

    这是寒月的字迹,而且是从他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写的。

    “今天,他要远行了,其实我很舍不得,但没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一个男人为了他的理想而奋斗吧,不是吗?”

    “不过,我等你回来。”

    “这是他离开的第7天,已经一周了呢,多少有点想他,不过联系不上他,还是有些担忧的,好在爸说了,当兵的前两个月是不能打电话的。也不知道那大傻个在部队怎么样了,受没受欺负。”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