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娇太子偏要宠我景云落作者不会写就乱写-印宴景云落病娇太子偏要宠我景云落完整版大结局

    时间:2022-02-28 11:24:19作者:不会写就乱写来源:zsy

    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病娇太子偏要宠我景云落》由不会写就乱写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主角印宴景云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也就这样夏蝉见到自家小姐脸上平静的有些不正常的表情,都已经不敢咋咋呼呼了...

    病娇太子偏要宠我景云落作者不会写就乱写-印宴景云落病娇太子偏要宠我景云落完整版大结局

    安蕊不配

    姑娘不信景云落的话:“你们自然想我拿着银子走的远远的。

    ” 景云落笑了:“姑娘能确定你过门有荣华富贵给你享吗?” “陆府从青楼手里买下你的身契,让你进了陆家的门你就是陆家的人,此后困在后宅中是生是死谁能为你伸冤?” “陆府可以给你剩菜馊饭吃,可以打你骂你,就算你想法子怀了身孕,孩子也可以保不住,若这些事情发生谁来为你做主?你可做好了过这种日子的准备?” 姑娘冷哼:“只要我能抓住将军的心,谁敢这么对我?我瞧见过那个医女,我也没比她差到哪儿去。

    ” 景云落垂眸轻笑,姑娘觉得自己心思仿佛被看穿了似的,果然就听景云落道:“你是觉得自己有哄男人的手段吧?” “镇北将军因为你被送去官府走了一遭,又因为你当众跪在堂前。

    你让他受尽屈辱,他怎么可能还由着你哄?” “姑娘,即便你不愿意听,我也要告诉你,愿意哄着镇北将军的女子多的是,非身家清白模样标志的女子都不够格到他面前去。

    你在那些姑娘面前没有优势。

    这话不好听,但这是事实。

    ” 景云落是个非常讲道理的人,道理她都拆开了摆在姑娘面前,这姑娘若还是看不明白…… 那她只能用蛊了。

    好在,姑娘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其实她心里还有点害怕伺候陆砾,昨晚的经历太可怕。

    但她听不得那些人一口一个妓子的嘲讽她,这么容不得她,那她还非要来享享陆家的荣华富贵不可。

    本就有些赌气似的不肯走,景云落这么跟她一说,她就不开口了。

    好半响,姑娘才答应拿钱走人,不过也是狮子大口,除了过活的银子,还跟陆家要了居住的宅子。

    老夫人那头,这会儿她在陆砾屋子里盯着安蕊给陆砾上药,不过前院的情况她一直让人关注着。

    “那妓子答应拿钱走人了?” 回话的婆子喜笑颜开:“是的呢,景小姐去跟那妓子说了些道理,死活不肯松口的人就答应了。

    ” 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景家这丫头素来是个有本事的,她都跟那妓子说什么了?” 婆子就将景云落说的那些话原封不动的转述了一遍。

    老夫人听得满意,笑道:“落落是个明事理的孩子,说的话都在理。

    一个妓子也敢肖想进陆家的大门,我家骁炎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多的是身家清白的姑娘愿意哄着,想必落落过门之后,也不会拦着你纳妾。

    ” 说这话的时候老夫人含笑朝陆砾看去,眼底带着几分打趣。

    陆砾耳根发烫,出了这样的事情竟是景云落过来给他善后。

    虽然心底愧疚,但她说出那些话,他也抑制不住的欢喜。

    当他还是坚持道:“祖母,我跟景小姐的婚事迟早会退的。

    ” 可退婚的念头却有些动摇了。

    也不是要辜负安蕊,只是…… 安蕊忽然插话:“我不会做妾。

    ” 老夫人的意思她听得懂,属意的儿媳还是景云落,等景云落过门后纳她做妾。

    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一手医术上哪儿不能过日子? 让她给人做妾,想都别想! 老夫人当即变了脸色,眼里满是嘲讽:“我也不是非要你做妾,可你有做正妻的能力吗?出了事情你不想着处理,反而要去埋怨我孙儿。

    丈夫是天,主母是地,上天洒下甘霖,大地孕育生机。

    你只愿享受天地馈赠,拿什么做正妻?” 老夫人打从心底就没有想过让安蕊做正妻,甚至是打从心底觉得安蕊不配。

    但她不会像陆夫人姚氏那样把心里的厌恶和瞧不上全都直白的表现出来。

    孙儿护着安蕊,她就不会跟安蕊对着干,不会让自己站到孙儿的敌对面去。

    老夫人素来的做法,在陆砾这里可不就起效果了吗。

    这会儿老夫人这番道理,陆砾忽然想起了前世许多曾经不在意的事情。

    比如,景云落不在家时,府中的中馈安蕊半点不会沾手,只会抱怨最近的饭菜不合口味,暗指景云落有意苛待她。

    景云落死后,安蕊是连一桩宴席都办不好,有命妇小姐们在宴上吵嘴她根本处理不好。

    甚至不顾陆家颜面来达成她的目的。

    宗族祭祀这样的大事,安蕊也能跟他母亲吵起来,半点不顾大局。

    她一直说不肯做妾,前世也是这般说。

    可还是在他跟景云落闹矛盾的时候过门做妾了。

    陆砾心情烦躁,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挑安蕊的错,可是他又忍不住去想。

    安蕊可不知道陆砾心底在想什么,老夫人的话将她说的无地自容,却不甘心。

    只能冷着张脸,给陆砾上药的动作都重了许多。

    婆子见屋里气氛不对,踌躇了半响,觉得还是有必要插话:“老夫人,少爷的婚事您不必操心。

    景小姐说了,陆家上门解除婚约,是她为少爷处理那妓子的条件。

    ” 老夫人一愣,将安蕊怼的无话可说的好心情顿时就没了。

    陆砾也是,猛地朝婆子看去,眼底有没来得及掩饰的惊慌:“她真的那么说?” 安蕊暗自将手缩回了衣袖,拳头悄悄攥紧。

    这个景云落,这招欲擒故纵使的好生了得! 婆子叹息一声:“是的。

    ” 陆砾匆忙低下头:“那……那正好,她没有纠缠,正好。

    ” 老夫人也没有心情了:“那你自己歇着吧,我去与你母亲商量一下该如何退婚。

    ” 景云落母女此刻还没走,老夫人自然不是去找陆夫人商量退婚的,她只是不忍心看见孙儿那伤心的样子,找个理由离开罢了。

    出了院子后,她才问婆子:“景云落当真要退婚?” 婆子点头:“应该是真的不想结这门婚事,这意思以前就跟夫人透露过。

    景家那边自然也不会让我们随随便便就退了婚事,需得将景家的面子做足。

    老夫人,你看此事?” 老夫人心烦意乱的掂量了许久:“除了按照景家的意思办还能怎么样?景家那丫头好生手段,他们仁至义尽,我就是想拖着让他们自己来退婚都不成了。

    ” —— 从陆家出来,辞别陆夫人后景云落道:“我送娘亲回去后就直接赶往甘州,包袱都带了。

    ” 程瑶摆摆手:“我不回府,还得去趟衙门。

    我自己上前头租辆马车,你不必送了,万一衙门的人叫住问话又要耽误时间。

    ” “也好。

    ”景云落跟夏蝉两人先走了。

    但是走出一段距离后马车竟然被人拦住了。

    景云落好笑的看着挡在自己马车前的人:“安蕊姑娘,你有何事?”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