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小说(主角闻笙傅砚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6-29 12:01:22作者:林又青来源:yw

    小说简介:小说《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是一本最新上线的抖音都市完结文,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主要讲述了主角闻笙傅砚临之间爱恨情仇,是林又青编写的一部经典小说:rdquo;闻笙毫无掩饰地点点头,“算认识。”“什么叫算...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小说(主角闻笙傅砚临)免费阅读

    :死你去不去

    傅砚临一夜没睡,拉着宋毓恩室内攀岩一整晚还特精神抖擞。

    宋毓恩累瘫了,躺在木地板上怀疑人生:当初为什么眼瞎了和傅砚临这狗东西交朋友?

    这些年做兄弟,他得到了什么?

    是无尽的折磨和羞辱。

    现在绝交来得及么?

    傅砚临解开绑在腰上的安全绳套,从架子上拿了一瓶圣培露拧开喝,一脚踹在宋毓恩大腿上,“死不了就给我起来。”

    宋毓恩闭着眼睛哀嚎,“你是什么品种的狗?嗯?我他妈陪你玩儿了一晚上了!你好歹做个人让我眯一会儿吧!”

    是发泄一晚上了,可傅砚临心里火气还没消。

    傅砚临问,“你手机呢?”

    “桌上。”

    傅砚临拿了宋毓恩的手机,密码他知道,解锁后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心里火苗蹿起来。他不死心地打开微信,宋毓恩成天勾三搭四的,微信消息倒是不少,但他想看的那个人消息停留在三天前,她问宋毓恩要清州酒家预制菜的配表资料。头像上的萨摩耶笑得像个傻白甜,傅砚临越看越生气。

    呵。

    傅砚临刚想砸了手机,铃声忽然震动起来。

    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跃然眼前。

    傅砚临眸色一深,薄唇微微收紧。

    宋毓恩懒洋洋地问,“谁打的?给我。”

    话音刚落,傅砚临就掐断了电话。

    宋毓恩有些疑惑,从地上爬起来,夺过电话的瞬间,铃声再次震动,来电显示上的备注一闪一闪。

    这下宋毓恩也惊了,他悻悻然地扫了眼傅砚临,试探性地问,“不接?”

    傅砚临眉梢一挑,眼底有愠怒,质问宋毓恩,“她怎么会有你的电话?”

    宋毓恩立马认怂,“上次吃饭么不是,她叫我留个号码好找到你……你也知道,她一开口,我哪里拒绝得了?”

    傅砚临呛他,“她叫你去死你去不去?”

    “再这么说她也是……”宋毓恩话说到一半,被傅砚临一记冷眼给秒杀了。

    宋毓恩立马怂了,语气讨好起来,“我错了还不行么?但我跟你保证,我一次都没给她泄露的你行踪日常——别生气了呗!”

    傅砚临警告地看了他一眼,“最好是这样。”

    而后,他不耐地接起电话,语气冷漠极了,“有事吗?”

    饶是傅砚临语气恶劣,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阿砚,你能不能回家一趟?”

    傅砚临没好气的讥笑,“你又想怎样?”

    -

    飞机落地蓉城时,晴空万里。

    初夏的阳光落在机场外的柏油马路上,明媚娇俏,令人心情大好。

    闻笙推着行李箱出了航站楼,打车去华阳区的希尔顿下榻。

    一路上,空气里弥漫的都是火锅香料的味道。

    那香味很有地域特色,一呼一吸间,诱惑着胃里蛰伏的馋虫蠢蠢欲动。

    火锅是没时间吃了。

    闻笙此次出差蓉城,是代替沈观南作为长璟资本的股东,参加明早森鹿咖啡的股东大会,就此次偷税漏税风波做处理。

    临云科技的人明天要去长璟资本和沈观南正式碰面,沈观南分身乏术,只好派闻笙来打头阵。

    能避免和傅砚临见面,闻笙乐得其所,立马收拾了行李和祝清嘉打完招呼,飞来蓉城。

    第二天一早,闻笙提前到达了森鹿的总部。

    前台带着她去了会议室稍作休息,可现磨美式喝完了三杯,参会的股东一个没来。

    在闻笙问第五遍的时候,韩舟的助理才珊珊来迟,一脸抱歉地说会议改时间了,忘了通知闻笙。

    闻笙不是初入职场的小白,不知道这些妖魔鬼怪要耍什么花招,她只淡淡一笑,耐心问,“改什么时候了?”

    助理说,“还没定呢。”

    闻笙目光柔和看着助理,“韩总人呢?”

    助理笑道,“闻小姐,韩总去工商局配合调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闻笙不再多言,立即打开手机给韩舟打电话。

    他关机了。

    从森鹿出事开始,闻笙给韩舟发信息,他就鲜少回复,此时明知她来了蓉城查账,还直接关机。如此作为,深意无限。

    助理见闻笙打不通电话,敞开胆子建议她,“闻小姐,您要不要先回江州?等确定了会议时间再来不迟。不好这样耽误您工作。”

    闻笙莞尔,语气温柔中透着坚定,“空手回去,我无法向领导交差呢,劳驾你帮我通知一下财务部的相关人员,把森鹿的报表数据送来?股东大会倒是其次,了解下咱们的报表数据才是领导给我下发的重要任务。”

    听说要查账,助理打量地看着闻笙,笑脸收拢了身不说,声音也冷了下去,“闻小姐,财务总监陈海林去税务局接受调查了,资料也都拿走了。”

    “存档数据没有?招商加盟、供应商进货明细和门店销售数据报表,这些不会都带走了吧?”闻笙清浅的笑容里透着坚定和探究,语气不卑不亢,“据我所知,这些数据,都有电子存档的。”

    助理敷衍地耸肩,“抱歉,我就是个助理,你说的这些,我不清楚。”

    闻笙脸色沉了几分,水灵的小鹿眼底露出几分锐利,直直地扫着助理,仿佛要看穿他心底。

    人善被人欺。

    她笑脸相迎,别人还真当她没脾气了?

    闻笙淡淡然转身坐回椅子上,字句掷地有声,语气里裹挟着几分命令和严肃,“那就叫清楚的人来同我说话。”

    助理这才发现,长璟这位股东代表可不是看上去的花瓶样子,方才的温柔和客气只是表象,她此时的强硬态度才是真实面孔。一团和气的美人瞬间变脸,原来也是冷肃的。

    他懒得再应付,丢下一句“我不知道谁清楚”之后,抽身离去。

    看着被摔上的会议室大门,闻笙心生失望。

    这算什么事儿?

    打量她一个人来查账,翻不出什么浪来就甩脸子么?

    她来之前就查清楚了,相关单位带走的是副总裁和财务总监,韩舟根本没有涉及其中,配合调查也不需要玩失踪。

    他私自取消了股东大会不说,还派个助理来擦屁股糊弄闻笙,不给查账,他几个意思?

    没有森鹿这边人的支持,闻笙就算顶着股东代表的身份,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对方也早掐准了这点心思才如此肆意妄为。

    但要她坐以待毙么?

    闻笙想了想,立即给沈观南去了个电话。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