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掀翻娱乐圈》老贼(免费阅读完整版)

    时间:2022-06-29 12:13:01作者:老贼来源:YGSC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林浩的小说叫做《掀翻娱乐圈》,它的作者是老贼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歌声中那种轻松、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画面...

    《掀翻娱乐圈》老贼(免费阅读完整版)

    第4章

    第4章

    武小洲嘴角叼着烟,眯着眼睛望着在调整麦克风支架的李一博,悄声对林浩说:“我贼他妈烦他,一会儿浩子你也上去整一首,让他以后彻底消停消停!”

    林浩呵呵一笑,觉得这种事儿挺无聊,伸手就抓起桌子上武小洲那盒琥珀,点了一只。

    “林浩!”张思思眉毛立了起来,“你啥时候学会抽烟了?明天我就告诉林叔去!”

    林浩一愣,看来这副皮囊以前不会抽烟,自己拿烟抽完全是下意识动作,这是心瘾。

    武小洲瞥了张思思一眼,一脸不屑,“你就会打小报告!”

    张思思没搭理他,她看不上这个整日流里流气打架斗殴的武小洲。

    琴声响起,李一博的声音传了过来:“一首《夏天的知了》送给你们!”

    “它们挂在了树上,

    比地球还高出了三米;

    这个夏天,哦~哦~哦——

    只有它们在歌唱...”

    李一博的嗓音不错,音准也很好,只是这首歌曲调实在没什么特点,再加上麦克混响多了,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就有些浑浊。

    撸串的客人见弹唱换人了,纷纷扭头去看,听了几句以后又都转回头继续吃了起来。

    一首歌唱完,只有张思思和林浩鼓了掌,其他客人毫无反应。

    李一博心中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按在麦克风上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他把嘴凑了上去,“下面,请我的好同学林浩为大家演唱一首!”

    林浩一愣,没想到李一博会这么干,这是非要逼着自己上去和他打擂台呀!

    他不想唱,因为他看得出来李一博对自己的怨念,如果此时再上去就是明显的挑衅了。

    他的身体虽然才19岁,可思想却已经42岁了,上一世见过世间太多的荣辱,怎么可能愿意和一个小孩子置气?

    “来,请朋友们给点掌声!”李一博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这次吸引了很多客人四下看,不知道这唱歌的小伙子说得是谁。

    武小洲坏笑着伸手就推了林浩一把,差一点就把他推了一个趔趄,林浩只好无奈的站了起来。

    张思思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李一博这么做不成熟,可此时也不方便说什么。

    “这就是我的同学林浩,请大家再给点掌声!”李一博说完,嘴角微微上翘,流露出了一丝嘲讽。

    林浩只好走过去接过了李一博的吉他,坐在了那把椅子上,李一博回去了,他随手拨弄着琴弦,琢磨着唱什么合适。

    此时,他们邻座那对父女又传来了吵闹声。

    “不行!我和同学都说好了,暑假要一起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那个女孩的声音高了起来。

    中年男人还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说话的语气满是哀求,“再等等,再等等,爸马上就开工资了!”

    “等什么等?别人票都买了!就差我一个人,丢不丢人?没钱就去借!借!借!”

    女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个字完全就是喊出来的,喊完又把一根铁签子重重摔在了盘子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林浩皱起了眉,有了,就唱这首!

    他伸手把音箱的麦克混响关小了一些,随后也没去理会下面的嘈杂,一扫G和弦,张嘴就唱:

    “那是我小时候,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歌声的前几句,注意听的人并不多。

    林浩微闭着双眼,想起了上一世的父亲,那是一个十分模糊的影子。他从四岁起就在孤儿院长大,母亲完全没有印象,只依稀记得父亲那高大的背影。

    记忆里又涌现出了这一世的父亲,他下岗后在街头修理自行车,每天回家都很晚,那双手满是油污总也洗不干净。

    渐渐的,大排档一些人被他的歌声吸引,纷纷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和羊肉串,转身扭头,默默听着。

    林浩的嗓音与先前演出时那种青涩完全不同,此时他的声线饱满而又深情。越来越多晚上出来遛弯的人被他的歌声吸引,站在了大排档前。

    广场上。

    刚刚采访完那些老人,摄像师小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朝拿着麦克风的短发女人嘀咕了几句,“楚姐,你说这些老头老太太是不是闲的,扭个大秧歌两伙人也能打起来,真是服了!”

    楚雨瞪了他一眼,“别胡说!”

    小李的目光被大排档那边吸引住了,惊讶道:“楚姐,快看,那边是不是打起来了?”

    楚雨回头望去,果然,路对面一个大排档前围了好些人。

    两个人撒腿就往大排档跑。

    此时林浩已经弹到了间奏,大排档里吃饭和那些围观的人都是垂泪不语,好多家长都眼里含着泪花,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孩子。

    楚雨和小李挤进来以后暗暗奇怪,没打架呀,怎么这些人好像都在哭呢?

    谁死了?

    间奏很短,林浩的歌声又响了起来。

    “快!快!开机!”

    楚雨被这深情的歌声震惊了,歌词的每一句都像敲击在了她的心头,让她鼻子阵阵发酸,眼里浮现出了泪花。

    小李连忙打开了录像机,对准了林浩。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为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

    儿只有清歌一曲和泪唱,

    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歌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一些人眼圈红红的,鼻子一阵阵发酸。

    歌曲唱完了,但琴声并没有停止,轻柔悦耳的琴声中,林浩深情而磁性的声音响起:

    “无论我们做什么,父亲都先为我们把路铺垫,人生中很多东西,不可能永远存在,但是您给我们的爱却是永恒。”

    “父亲用厚实的臂膀支撑着整个家庭,父亲用亲情温暖着孩子的心灵。他的字典里只有坚强,他的骨子里只有脊梁,他的眼神里透着严肃,他的臂膀厚实得像堵墙,他有一个伟大的名字:父亲。”

    琴声悠然停歇,他眼中闪现着泪花:“《父亲》送给你们,送给全天下所有的父亲,谢谢!”

    “哗——”所有人都鼓起掌来,很多客人也都站了起来。

    好多孩子都紧紧抱住了自己的爸爸,爸爸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都是一脸欣慰和感动。

    “闺女!你去哪儿?”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扭头看去。

    扛着摄像机的小李也不等楚雨说什么,马上就将摄像机转了过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