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凉沈兮夜阅读_林羽凉沈兮夜《终把相思寄巫山》

    时间:2022-09-07 23:18:31作者:玖玥瑾来源:zsy

    小说简介:当下热门小说《终把相思寄巫山》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林羽凉沈兮夜,更多精彩内容快来终把相思寄巫山吧。这世间最痛也不过如此该小说讲述了:余,盈盈不堪一握,羸弱的如同随时可能随风凋零的紫藤花。而她望着他的目...

    林羽凉沈兮夜阅读_林羽凉沈兮夜《终把相思寄巫山》

    一身紫色旗袍的林羽凉,尽管戴着黑色面纱,依然难掩她绝佳的气质,看上去优雅无比。

    然而却瘦了很多,很多。

    腰身处几乎宽裕出寸余,盈盈不堪一握,羸弱的如同随时可能随风凋零的紫藤花。

    而她望着他的目光,竟如蒙轻雾,隐着几缕薄伤,令沈兮夜心口一窒。

    可转念一想,这个女人那么狠心,

    她是瘦是胖,是悲是喜,与他何干?

    难道他还要为她分神么?

    沈兮夜缓缓直起身,愈加亲昵地搂紧皎皎,温柔道,“我们回去吧,别累着你和孩子。”

    早就看见林羽凉而故意让沈兮夜听胎动刺激她的皎皎,佯装才看见她,“夜哥,那不是夫人吗?我们去和夫人打声招呼吧!”

    沈兮夜扭过头,“我去车上等你。”

    他大步而去,看都没再看林羽凉一眼。

    皎皎走到林羽凉面前,脸上笑着,说出的话却阴冷无比,“哟,还活着呢?还以为你这一个月里想通了,哪天就吞药自杀了呢!呵呵,你这是非等着夜哥亲手杀了你呀,就像杀死你那个孩子那样?”

    想起在她暗算下自己惨死的那个孩子,林羽凉实在没能控制住情绪,扬手便给了她一个耳光,“你会遭报应的。”

    林羽凉拉着杏儿便要离开,手臂忽然被铁钳般的大手死死卡住。

    耳边传来沈兮夜寒冷的命令声,“向她道歉。”

    他转身的一刹那,正看到林羽凉打皎皎,而皎皎捂着脸,竟连半个字都不敢说……

    林羽凉浑身发抖,眼里满是清泪,声音也在颤抖,“我不会道歉!你瞎了眼相信一个小人,而我不会。”

    沈兮夜眯起黑眸,“你确定不道歉?”

    林羽凉倨傲摇头,“绝无可能!”

    她的强硬态度令沈兮夜失望之极,“你明明知道我和皎皎的关系,为何还对她这般刁难?你养尊处优,却不知她受过多少苦。保护她是我的责任,你若一味固执针对她,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们的关系……着实令她作呕!

    林羽凉气急而笑,笑弯的眼底却满是落寞。

    “她自然是你的责任,可我也是你的夫人啊!我已经在为你们二人步步退让,司令还想我怎样才算够?”

    “又拿身份压人?你不是新思想新女性么,你不是最懂什么叫人人平等么?”沈兮夜一声冷笑,轻轻把皎皎揽至身前,“打回去,不用怕,有我在。”

    林羽凉难以置信地看着沈兮夜,他竟让皎皎打她?!

    她清楚地听见了自己的心,开裂成渣的声响……

    她抖着手褪下腕上的翡翠镯,递向沈兮夜,声音抖得变了声,“你,休了我吧。”

    短短几个字,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的身体在轻轻摇晃。

    那镯子是新婚之夜沈兮夜亲手给她戴上,并要求她一生不准摘下,她便始终视如珍宝的。

    可眼下,他们还有一生可言吗?

    她再承受不起他分毫的伤害了,她真的会心痛而死的……

    沈兮夜错愕的看着她递过来的手镯,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那是他母亲的传家宝,他母亲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替她戴到媳妇儿的手腕上。

    他把母亲留给他的最珍贵的遗物,送给了最心爱的她……

    而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不说,眼下还敢把手镯和他们的婚姻弃如敝履?

    愤怒让沈兮夜的胸口剧烈起伏,他直直盯着林羽凉的眼睛,恨不得把她的心挖出来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铁做的!

    而他身旁的皎皎则伸出手去替他接镯子,林羽凉放下那一秒,皎皎微微蜷了蜷手指,镯子怦然坠地,碎成了两截……

    几人的目光立刻齐聚于碎断的镯子上,皎皎几乎要哭出来,“夜哥,不是我……是夫人她故意摔碎的……呜呜……”

    林羽凉急火攻心,愤然斥道,“你说谎!”

    “啪”的一声巨响,沈兮夜扬手便给了她一个耳光……

    “小姐!”

    杏儿一声尖叫,连忙扶住几乎被他打倒在地的林羽凉。

    眼看着林羽凉的鼻子里缓缓淌下血来,沈兮夜登时愣住。

    他握住自己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竟打了最爱的女人……

    他实在太愤怒,愤怒她为了离开他,竟不惜摔碎他给她的珍贵信物……

    可“对不起”三个字哽在喉中,他一时说不出来。

    他弯身去捡镯子,正好看到杏儿慌乱中掉到地上的药包,处方上赫然醒目的“安胎”二字,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俯身拾起,确认无误后,抖着手拎住林羽凉的衣襟,“你,怀孕了?!”

    林羽凉咬紧嘴唇,未置可否,双手却情不自禁地护住了自己的小腹……

    瞬间暴怒的沈兮夜拼命地摇晃着她,“你给我说,孩子是谁的?是谁的!”

    自她小产他便再不曾碰过她,她哪来的孩子!

    林羽凉眩晕到几乎站不住。

    她从小就不被人信任,尝尽了冤枉委屈。本以为寻得良人,终于可以摆脱过往阴影……

    可她最爱的男人依旧不信她,连事关她生死的清白贞洁,他都怀疑她……

    她本不想解释,她害怕解释会给她带来更大的羞辱……

    可她不甘心呐……

    她目光哀绝地望着沈兮夜,正要开口,余光却忽然瞥见他身后皎皎那张得意的笑脸。

    皎皎的唇形微动,林羽凉却看得分明,那是东瀛语“丑女人,去死吧”的口型!

    记忆如电光火石般在林羽凉脑海中闪过,她忽然记起是在哪里见过皎皎了!是在许多年前东瀛的一个茶社里!皎皎是那茶社里的艺伎!

    所以那一晚在沈兮夜房中听到的东瀛语不是她的幻觉!一定是皎皎无意间说溜了嘴……

    林羽凉急急抓住沈兮夜的手,声音因紧张而颤抖,“皎皎是东……”

    “砰”的一声枪响,截断了她的话。

    她的胸口赫然崩出一朵刺目的血花……

    震愕间,沈兮夜紧紧将她护在怀里,喉中发出一声悲吼。

    与此同时,大着肚子的皎皎和杏儿尖叫着冲到两人身前,皎皎向枪响的方向望了一眼,眸中暗光微闪……

    她随即伸开双臂扑住沈兮夜,杏儿则死命护住林羽凉的身体。

    又是两声枪响,皎皎和杏儿分别中了一枪,双双倒在地上。

    一时间枪声四起,人群尖叫,丁副官火速率人追堵过去。

    林羽凉口中如同泉涌般的鲜血,令沈兮夜面如死灰。

    “羽儿……羽儿你撑住……”方寸大乱的沈兮夜已经根本顾不上中弹倒地的皎皎和杏儿,满眼满心全是林羽凉一人……

    车子一路往医院疾驰,沈兮夜颤抖着双手,拼力给林羽凉胸口那正咕嘟咕嘟往外冒血的血窟窿止血包扎……

    林羽凉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她再也看不清那张令她无限爱恋却也绝望心碎的脸……

    泪水在她脸上肆意奔流。

    她还是第一次听他唤她的闺名“羽儿”呢,她好开心……可惜她怕是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若无相欠,便无痴恋……

    如果可以重来,她宁愿死在政府军的枪口下,也不要他相救……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痉挛的她,细碎的呢喃声随着一口口浓血,从口中翻涌而出。

    “小心……皎皎……她是……东……东……瀛……人……”

    她拼尽力气说出那“东瀛人”三字,便头一歪,在他的怀中呕血残喘。

    但愿,还来得及。

    你是英雄,纵然再爱那个女人,也不可误了家国天下……

    她多想再和他叮咛几句,她有一肚子的话,还没来得及对他说啊……

    可她颤抖的唇却再发不出半个音节,终是撑不住那最后一口气,双手无力的僵垂了下去。

    “不……”

    “不!”

    “羽儿……羽儿!”

    从不知泪为何物的沈兮夜,双手紧紧抱住林羽凉那渐渐僵冷的身子,声嘶力竭地一声声哀吼着,已是泪流满面。

    排行榜